水下幽灵:潜艇与蛙人的邂逅

1941年12月,意大利海军“斯凯尔”号潜艇,秘密潜行至英国海军地中海舰队驻扎的埃及亚历山大港外围,投放3枚由蛙人驾驶的“猪”式人操鱼雷。

蛙人操纵鱼雷尾随军舰穿过港口密布的反潜网,炸沉英国海军“勇士”号和“伊丽莎白女王”号战列舰,炸伤“萨古纳”号油轮和“杰维斯湾”号武装商船。

潜艇投送蛙人至作战区域,遂行侦察、监视、破袭、反恐等任务,这一发端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作战样式,成为日后各国特种部队使用蛙人的实战样本。

潜艇和特种部队的蛙人均被冠以“水下幽灵”的称号,二者相结合更是具备隐蔽性强、机动距离远的先天优势,但同时也面临两大难题。 一是对蛙人能力素质要求高。 海岸周边海底的结构复杂,影响蛙人导航和辨识能力,还威胁其生命安全。

人在水中体温流失和体力消耗远高于在陆地上,加上自身携氧量和作战装备有限,蛙人的潜行距离和时长被进一步限制。 要想成功遂行任务,蛙人还必须熟练掌握爆破、侦察等技能。

二是对潜艇作战性能要求高。

距岸几海里之外的水深通常不足以支撑大型潜艇潜航,而微型潜艇受制于航程和自持力,无法执行远洋、长期任务,选择渗透点和规划航线时需要强大的情报侦察能力支撑。

随着科技发展,上述两大难题已不再是制约该战术发展的瓶颈。

一是蛙人单兵综合作战能力大幅提升。

首先是水下供气装置的改进,目前各国特种部队使用较多的全闭式循环供气装置,隐蔽性强、气体利用率高。

其次是武器装备,现今蛙人用于自卫和作战的枪械弹药已经发展到水陆两栖,通信协同有水下指挥控制系统,还配有水下爆破、手持声呐、导航仪等装备。 潜水理论的完善、科学有效的训练和先进装备的研发,使蛙人的单兵综合作战能力和二战时期不可同日而语。

二是蛙人输送艇的出现,弥补了潜艇在“最后一公里”的短板。 受制于海底的结构、水深等环境条件和潜艇排水量等,蛙人往往在距海岸线数海里处就被投放出去,增加了潜行距离和时长,增大了投放和回收难度。 传统的蛙人投放方式是利用潜艇的鱼雷发射管,蛙人先从潜艇内部舱门进入鱼雷发射管,而后关闭舱门注水加压,使得管中压强和艇外水压平衡,之后再打开外舱门,爬出潜艇,回收时采取相反方式,或者利用潜艇逃生舱对蛙人进行投放和回收。 蛙人在这两种投放方式下,只能携带少量作战装备,无法携带大尺寸和大重量装备器材,只适合小分队遂行作战任务。

为改变这种局面,蛙人输送艇应运而生。 最初面世的小型蛙人推进器类似二战时期的人操鱼雷,体积小、重量轻,方便进出潜艇,载员1至2人,以蓄电池为动力,航速只有3至6节,携行能力有限。 即便如此,它的出现也大大提升了蛙人的潜行距离和时长,保存了蛙人的体力。

为弥补推进器航程不足的劣势,各国又开发出蛙人输送艇。

输送艇的体积远大于推进器,有容纳4至10人的载人舱,航速6节以上,航程超过10海里,同时配有导航、通信、声呐等系统,部分国家甚至配有鱼雷,可直接打击目标。 蛙人在舱室中更便于保存体力,潜行时间一般在4小时左右。

蛙人输送艇的出现大大增强了该战术的灵活性,与核潜艇搭配,可使十几人的特战分队在水下巡曳待命两三个月之久。

以当前较为先进的美军Mk-8Mod1型蛙人输送艇为例,机动阶段固定在俄亥俄级核潜艇背部甲板上的换乘舱内。

该舱采用核潜艇耐压钢材制作,配置有加压、注排水和照明系统。 作战时,蛙人从潜艇水密门进入换乘舱,完成出动准备后,利用导轨将输送艇与潜艇脱离,而后驶向任务区域,完成任务后以相反顺序回收。 据美国《海军陆战队时报》披露,自2003年开始,美军海豹突击队搭载核潜艇投放的输送艇秘密渗透至索马里沿岸,已成功执行十余次侦察和反恐任务。

2017年,美军俄亥俄级核潜艇“密歇根”号背负蛙人输送艇前往韩国首尔参加演习,其中一个课目就是搭载蛙人实施特种作战。 俄罗斯“别尔哥罗德”号核潜艇、英国“机敏”级核潜艇、法国“梭鱼”级核潜艇等均配有蛙人输送艇或特种部队水下作战装备,各国对蛙人作战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 输送艇的功能虽日渐完备,但蛙人潜行时浸泡在海水中仍会限制潜行时间(这类输送艇被称为湿式蛙人输送艇)。 为解决这一问题,美军开发了干式蛙人输送艇。

该艇舱室配备供气和温度调节装置,采用水密耐压结构,载员12至18人,蛙人从潜艇进入输送艇舱室后不需着潜水服、戴呼吸器,更有利于保持体力和精神状态。

输送艇侧面和前端安装有声呐,顶部甲板安装有潜望镜、通信天线、定位浮标等,配备更加先进的综合导航系统,可说是一艘专供蛙人使用的微型潜艇。 除此之外,各国已开始研发新一代蛙人输送艇,新艇能够在水面航行和水下潜行两种模式中切换,可直接由水面舰艇、大型运输机和直升机投放,采用模块化设计,武器模块、侦察模块等不同任务载荷按需搭配。 蛙人输送艇已由最初的助力工具发展成水下综合特种作战平台,战术使用更加灵活。

潜艇投送蛙人这一特种作战战术从诞生之日起,历经多次战争检验,现今依旧活跃于地区局部冲突和各种非战争军事行动中。 在可预见的未来,依旧会在世界军事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。

(贾静茹)(责编:王潇潇、任一林)分享让更多人看到。

作者 adminp4mr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