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年到,安省又封城了

今天(1月5日)是加拿大安省宣布封城的第一天。

不少人吐槽说,安省就是个“开封府”!自前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安省已几次下达封城令,封了再开,开了又封。 这次封城令规定,关闭室内用餐和室内娱乐场所,室内聚集人数不超过五人,室外聚集不超过十人。

今天也是我女儿小糖原定圣诞假期后返校的日子。

学校已提前通知了家长,要先上两周网课,之后能否重返校园,要根据疫情的发展情况再定。 因为Omicron,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加拿大暴发。 截至昨天(1月4日),全加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235万,其中超过60%病例发生在人口最多的安省和魁省,这一比例和两省人口在全加的占比一致。 以加拿大不到4000万的人口总数来看,累计感染比例已大约6%,即每100个人里有6人感染。 Omicron的传染性是德尔塔病毒的数倍,毫无疑问,这个比例还将进一步上升。 医学专家普遍认为,Omicron的毒性较低、传染性极强,我的朋友圈里已有人中招,他们说和感冒的症状类似,他们对此也并不避讳,有的还拿自己开玩笑。

更多朋友已经接种、或正在预约接种第三针,即“加强针”。

社区传染高峰正在“轰隆隆”地到来,大家对此都有感受,便根据自己的情况,做出了打或暂时不打加强针的决定。 我自己没有打加强针的计划,因为第二针后反应较大,一个多星期昏昏欲睡,那种脑子混沌未开的感觉让我极其不安。

对于不能返校,小糖有些失望。 她已报名参加了学校的电影小组,学校原计划由老师领着孩子们一起拍部电影,剧本已经写好了,预告片也拍好了,负责音乐、绘画等工作的义工小组刚刚宣告成立,摩拳擦掌,正准备假期归来大干一场,现在只能先搁置了。 对于Omicron,小糖和我时刻警惕着。 在两周多的圣诞和新年假期中,她用学校发的快速检测盒,给我和她自己做过两次测试,一次是因为我俩都感到嗓子不舒服;另一次是小糖滑雪时,我在零下十几度的户外站了几个小时,后来感觉人像浸在凉水中,抱着“宁可错杀、也不放过”的想法,我俩又做了一次测试。 两次都是虚惊一场。

令人欣慰的是,赶在封城之前,小糖在假期里如愿以偿,和几个女同学滑了两次雪。

因为疫情,她们用蓝色的一次性口罩代替了滑雪面罩。 第一次,去的是多伦多市内一家小型滑雪场,生意超级火爆,小糖和同学们提前好多天报了名、一直都没收到电话通知,后来干脆直接杀到前台,当场交钱,才有机会进场。

没想到的是,加拿大的滑雪场也要靠吹雪机造雪,这个小滑雪场条件不理想,小糖的体验非常不好。 第二次,我提前给小糖请了一位女教练,并约好元旦后的一天在另一个滑雪场碰头。

那天多伦多漫天大雪,我们去了车程一个多小时的滑雪场,那里的滑道从易到难,分成了练习道、绿道、蓝道和黑道,雪道上人头攒动,半空中缆车穿梭,一派繁忙景象。 还好,滑雪场凭疫苗护照才能进入,这让大家多少有些安全感。

女教练既专业又耐心,小糖很快学会了刹停滑板、冰上右转和左转,终于可以从坡上独自滑下来了。 她一次次滑行,心情一次次放飞,“滑雪真好玩!”新年后的又一次封城、学校改上网课,不仅孩子和家长受影响,一千多万安省居民受影响,省长福特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。

福特在华裔中颇有人缘,他会用20多种语言问好,其中就有普通话和广东话。

他遭遇的挑战,有不少都和防疫直接相关。 以推行疫苗护照为例,华裔认为加拿大抗疫过于“佛系”,疫苗护照势在必行,但反对的声音也不少,福特的大女儿就公开声称“我的身体我作主”,他在多伦多警队工作的大女婿也因拒绝接种疫苗而被停职。

不久前的一项民调显示,57%安省居民不认可省府的经济工作,62%不认可教育工作,67%认为医疗保健工作做得不好,83%不满意省府在住房可负担能力方面所做的工作——这么多差评,这么艰难的开局,2022年雄关漫道,而今迈步从头跃。 (作者系旅居加拿大华人作家)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。

作者 adminp4mrw